语文大视野

以文解文,文人互观。

请各位同学申请账号时按照要求注明班级座号,非标准格式的用户名将被封号。
请各位同学在原帖回复,不要另起炉灶,以便统计。如果已经另起炉灶的同学,请尽快搬回原楼。近日内会进行“大扫除”。
由于论坛默认字号较小,为了方便各位同学阅读,在编辑帖子时可以先选定要改动字号的内容(即刷黑),然后点击编辑按钮中倒数第四个“双A(字号)”按钮,选择你需要的字号。
系统已更改,若同学们的头像不显示了,请重新设置。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推荐阅读】娜塔莉·波特曼哈佛演讲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推荐阅读】娜塔莉·波特曼哈佛演讲 于 周五 六月 05, 2015 5:48 am

Admin

avatar
司徒

9岁主演《这个杀手不太冷》、18岁以全A成绩被哈佛大学录取的“学霸”奥斯卡影后娜塔莉•波特曼5月22日回母校演讲。她与即将毕业的学弟学妹们分享的是她的不完美和不自信。波特曼回忆了她在哈佛度过的黑暗时刻——因为演员的身份而受到质疑,感到自卑,大二那年几次在与教授会面时失声痛哭。

波特曼还回忆,拍摄《黑天鹅》的经历让她认识到,对自身局限的毫无所知让她勇于接受挑战。她告诉毕业生们,“你的无经验是种财富,能让你有原创和跳出常规的点子。接受你经验上的缺乏,把它当成财富来用。”


以下是娜塔莉•波特曼的演讲全文,由谷大白话听译并授权澎湃新闻发表:

2015届毕业生,你们好。今天来到这里非常荣幸,库拉那校长、各位老师,各位家长、尤其是各位毕业生,非常感谢你们邀请我。首先,我必须得承认,因为否认不了,因为维基解密公布的索尼被黑资料中已经爆出,当我接到邀请时,我回复的是:“哇哦!这可太棒了!我得找几个搞笑写手代笔阿,你说呢?”这段天下皆知的最初回复背后的原因是,我们毕业日时有幸请来威尔法瑞尔做讲者,当时许多同学宿醉未醒,或者嗨劲没过,就想傻笑。所以我要承认,即便是毕业12年后的今天,我仍然对自己的价值毫无自信。我必须提醒自己,你来这里是有原因的。

我今天的感受跟我1999年初到哈佛成为新生时的心情一样,说起这件事我还是很震惊,当时你们还上幼儿园呢。我感觉肯定是哪里出了错,感觉我的智商不配来这。而我每次开口说话时,都必须要证明我不只是个白痴女演员而已。所以我要先道个歉,这场演讲不会太搞笑,我不是个笑星,我也没找写手代笔,不过今天我在这里是要告诉你们,哈佛明天就要给你们毕业证书了,你们到这里是有原因的。有时你的不自信和无经验也会导致你去接受别人的期待、标准或价值,但你们要知道,无经验可以造就你们自己的路,一条没有“事情本应怎样做”之负担的路,一条由你自己的理由来定义的路。

前几天,我带着快四岁的儿子去游乐场,我看着他玩街机游戏,他玩得无比专注,努力朝着靶子投球。作为一名犹太裔老妈,我跳过20步,已经开始想象他成为大联盟球手,投球精准,手臂健壮,用心专注,但后来我才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他玩投球是为了用票换取粗劣的塑料玩具,最终的奖励比游戏的过程更令他兴奋。我当然想鼓励他享受游戏的快乐和挑战,不断练习带来的进步,因表现出色而得到的满足感,甚至还有完成游戏目标时的成就感,但这些都比不过一毛钱的塑料小人。小人伸出黏黏的手臂,还可以贴在墙上,这就是奖励。从孩子的本性中,我们看到许多自己天生的偏好,我看到了我自己,也许你们也能。

随处可见,奖励被当成虚假偶像来崇拜,威望、财富、名声、权势,你们将来就算不会全部遇到,至少也会遇到其中几个。当然我今天来演讲的部分原因,除了我是个自豪的哈佛校友之外,就是我在生命中得到了一些非常令人羡慕的玩具,其中包括以一件不是塑料做的,不太粗制滥造的东西:奥斯卡小金人。在毕业演讲时我们会撞到常见的烦事,那就是成功人士来告诉你,成功带来的结果并非那么值得信任。但我觉得这种矛盾可以被弥合,而且是有教导意义的。成就总是美妙的,但你得知道为何这样做。如果你不知道,它就会变成可怕的陷阱。


哈佛求学的黑暗时光

我高中是在长岛一家公立学校Syoseet高中,我们学校的女生都拿着Prada包,烫直了头发,而她们的口音,是我这个9岁从康州搬来的女孩为了融入而一直在模仿的。因为我年纪太老,所以我上高中时互联网刚兴起,同学都不太在意我演员的身份,我在学校出名是因为我的背包比我的人还大,而且我满手都是修正液,因为我不喜欢笔记本上出现划掉的痕迹。毕业年册中我被评为“最可能成为智力竞赛选手”的人,换句话说,就是最呆的书呆子。

星战EP1刚上映,我就来到哈佛读书,我知道我得重新建立别人对我的看法了,我害怕大家以为我只是靠名声才进了哈佛,担心他们觉得我配不上这里严格的智力标准。其实真相也差不多如此,我来哈佛之前从没写过10页的论文,我都不知道自己写没写过5页的论文。我被一位同学的淡定眼神刺激并吓坏,他是Dalton或者Exeter高中的名校生,他说跟高中相比,哈佛的作业量是小菜一碟,我是完全应付不来。我觉得一周读完一千页书是不可想象的,而写出50页的论文是我永远都做不到的。我完全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意图,我连跟自己说清楚都做不到。

我从11岁起就在演戏,但我认为演戏是轻佻且无意义的。我出身书香门第,非常在意别人是否把我当回事。跟我不敢发声相比,大一时新生培训的第一天,五个不同的同学分别跟我这样自己介绍。他们说,我将来会当美国总统,记得我跟你说过这句话。严肃地说,他们的名字是伯尼•桑德斯、马克•卢比奥、泰德•克鲁兹、巴拉克•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说正经的,我相信他们每一个人,他们的态度和自信本身就足以证明他们的预言,而我却无法摆脱自我怀疑。我入学只是因为我是名人,别人就是这样看我的,我也是这样看我自己。在不自信的驱使下,我决定要在哈佛找到严肃而有意义的事情,来改变世界,让世界更美好。

年仅18岁的我已经演了7年戏,以为自己在大学里找到一条更加严肃和深刻的路,所以大一那年秋天我决定修神经生物学和高等现代希伯来文学,因为我很严肃、很智慧。不用说,我两科都应该挂掉。顺便说下,我拿到了B,而且直到今日,每周末我还要烧小雕像,供奉保佑成绩注水的异教神灵。但当我为了希伯来语课的ABC以及神经应答的不同机制而挣扎时,我看到朋友们写关于帆船的论文,写流行文化杂志,看到教授讲童话故事和黑客帝国。我发现,为了严肃而严肃,这本身就是一种虚荣,是一种模棱两可,是为了反抗我想象出的自我而采取的一种姿态。我当演员当然是有原因的,我爱我的职业。我从我的同伴和导师们身上看到,这不只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这是最棒的理由。

当年毕业典礼时,坐在你们今天坐的地方,我花了四年时间来寻找其他的东西来让我开心。我对自己坦白,我真是等不及回去拍更多的电影了。我想要讲述故事,想象别人的生活,并帮助别人做到同样的事。我找到了,或者说重拾了我的理由。你们现在拿到了奖励,那就是你们手中的哈佛毕业证,但你背后的理由是什么?

哈佛学位对我来说,是我在这里被激发的好奇心和创造力,是我维系的友谊,是格莱安姆教授告诉我不要去描述光线是怎样照进花朵的,而要描述花朵投下的影子,是斯卡里教授谈到戏剧是一种变革性的宗教力量,是卡瑟琳教授向我们展示视皮质只靠想象就可以被激活。虽然这些知识并不能帮我回答最常遇到的问题:你穿哪个设计师的作品?你的健身秘诀是什么?能说几个化妆小贴士吗?但从那之后我再没有因此前我可能会觉得愚蠢的问题而为自己感到羞愧。我的哈佛学位以及其他奖项都是我的经历的象征。木制地板的讲堂、多彩的秋叶、热香草托斯卡尼尼、在图书馆软椅上阅读精彩小说、在食堂里边跑边喊:“哦!啊!城市脚步!城市脚步!城市脚步!”

如今浪漫地回想求学时光是很容易的,但我也有过非常艰苦的日子。年方19岁,初次因分手而心碎,吃了有问题的避孕药,后来因为导致抑郁的副作用而停产,而且冬天几个月不下楼,看不到阳光,合在一起造成了很黑暗的时光。尤其是在我大二那年,曾经几次在跟教授会面时失声痛哭,不知自己该怎样努力而崩溃,连早上从床上爬起来都成问题。那段时间我对功课的座右铭是:做完,不怎样。只要能完成作业,就算让我吃超级大包酸味软糖都行,能写完一份10页的论文就好。我觉得自己完成了伟大的功绩,我不断对自己说:做完,不怎样。


寻找自我价值

几年前,我跟我老公去东京玩,吃到了最美味的寿司饭店。我不吃鱼的,我是素食主义者,所以你们知道该有多好吃了。即便只是蔬菜,那寿司都是梦幻般的味道,饭店只有六个座位。老公和我很惊讶,怎会有人把米饭做得如此超绝,我们纳闷他们为何不把店做大一点,做成全城最火爆的饭店。当地的朋友跟我们解释,东京所有最棒的饭店都是这么小,而且只做一样料理:寿司或天妇罗或照烧。因为他们想要把事情做好做漂亮,关键不在于数量,而是对某事追求至善至美的过程中的愉悦。我现在仍在学习,关键是做好,而可能不是做完。做某事时的快乐、敬业和炉火纯青,可以给我们服务的对象带来一种特定的享受,当然也让我们自己得到享受。

在我的职业生活中,我花了许多时间,寻找我自己做事的原因。我的第一部电影在1994年上映,又是一件很吓人的事,那年你们大部分人才出生。电影出来时我才13岁,至今我仍能一字不差的复述《纽约时报》对我的评价:波特曼小姐摆造型的功力比演戏强很多。这部电影得到的所有评价都是不温不火,而商业方面则是惨败,这部电影叫做《这个杀手不太冷》,在欧洲叫做《杀手莱恩》。而到今天,过了20年,拍完了35部电影之后,它仍是人们见到我时最常提到的片子,他们告诉我多爱这部片子,这片子多感人,说这是他们最爱的电影。

我感到很幸运,我首次参演的电影,起初在所有的标准和衡量上来看都是一场灾难,我很早就学到,我的价值应该来自于电影拍摄过程的体验,来自触碰人心的可能,而不是我们行业最首要的荣誉:商业和影评方面的成功。而且,最初的反响可能会错误预测了你的作品最终的价值。

于是我开始只挑那些我热爱的事情来做,只选那些我知道能汲取到有意义经验的工作。这让我周围的所有人都彻底困惑,经纪人、制片人、还有观众都是如此。我拍了外国独立电影《戈雅之灵》,为此我学习艺术史,连续四个月我每天研读戈雅和西班牙裁判所。我拍了动作片《V字仇杀队》,为此我学习了所有自由战士相关的东西,他们也被叫做恐怖主义者。我拍了大麻喜剧《王子殿下》,我连续笑了整整三个月。我可以决定我自己的价值,而不是让票房或名声来决定。

当我拍《黑天鹅》时,整个经历都是属于我自己的。我感觉自己已经刀枪不入,不怕别人怎么用嘴喷怎么用笔骂,也不在意观众是否愿意到影院看我的片子。对我很有启示的是,对于芭蕾舞者,当你的技巧达到一定高度后,唯一能让你与他人不同的,就是你的怪异甚至瑕疵。有位芭蕾舞者因转圈的轻微不平衡而出名,从技术上说,你永远不能做到最好,总有人比你跳得更高,或者有更美的姿态。你唯一能做到最好的,就是发展你的自我。为你自己的体验做主就是《黑天鹅》所讲的事。我和导演Darren Aronofsky合作,导演把我最后一句台词改成了:这真完美。因为我的角色Nina在艺术上的成功,只在为自己找到完美和愉悦之时出现,而不是为了试图在别人眼中变得完美。所以当《黑天鹅》取得商业上的成功,而我也开始得到赞扬之时,我觉得荣耀和感恩的是,我接触到了人心,我已经建立了自己价值的真正核心,我需要它不受别人反应的影响。


拥抱对自身局限的无知

大家告诉我《黑天鹅》是艺术上的冒险,演绎职业芭蕾舞者是恐怖的挑战,但我觉得促使我去演的并非是勇气或胆量,而是我对自身局限的毫无所知。我对所做之事压根没有准备。无经验让我在大学时缺乏自信,让我愿意遵循他人的规则。如今,它让我敢于接受挑战,那些我根本没意识到是挑战的挑战。当Darren问我是否能演芭蕾舞者时,我跟他说我基本就是个芭蕾舞者,当时我真心是这样以为的。

很快,在准备拍摄时我才明白,我距离芭蕾舞者还差15年的功夫。这逼着我多付出了数百万倍的努力,当然特效和替身也帮忙造出了最终效果。但关键是,如果我知道自己的局限,我绝对不会冒这个险,而风险为我带来了最棒的艺术体验。我不仅感觉到完全无拘无束,还在拍摄时找到了老公。

同样,我刚执导了第一部电影《爱与黑暗的故事》,我对横在面前的挑战一无所知,这是一部时代片,对白全是希伯来语,我也在片中出演,和8岁的小演员对戏。我本该被这些挑战吓到,因为我对此毫无准备,但我对自身局限的彻底无知像是种自信,而且让我坐上导演椅。在这个位置上,我必须把这些弄清楚,即便所有的证据都显示我能力不足,我仍相信自己能搞定这些事。这还只是战斗的一半,另一半靠的是拼命的工作。这场经历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深刻也是最有意义的一次,当然我不是怂恿大家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去做心脏手术。

诚然,跟其他职业相比,拍电影不会带来太严重的后果,而且可以用特效来弥补错误。我要说的是,要好好利用你如今不是那么怀疑自己这件事,随着年龄增长,我们变得更加现实,这包括对我们自己能力和缺陷的认知,而这种现实对我们没有好处。人们总说要放手去做你害怕的事,这对我来说行不通,如果我害怕,我就会跑掉,而我也会劝我的孩子这样做。恐惧在很多方面保护了我们,对我有用的是,投入到自己的无知当中。超越本身的过度自信,人们常用这事来谴责美国孩子,还有那些分数膨胀自我膨胀的。其实如果能让你尝试从不敢尝试之事,这也未尝不是好事。你的无经验是种财富,能让你有原创和跳出常规的点子。接受你经验上的缺乏,把它当成财富来用。

我认识一位小提琴家,他告诉我无法作曲,因为他懂得太多曲目,所以每当他想到音符,现有的曲目就会立刻出现在脑海里。刚开始时,你最大的长处之一,就是不知道事情应该是怎样做的,你的头脑里没有塞满曲目,所以可以自由地创作,而你不会对事情的状况习以为常。你所知道唯一的做事方式,就是你自己的方式。你们大家都会成就伟大事业,这是毋庸置疑的,每次你动手做新事时,你的无经验要么会引领你走上一条遵循他人价值的路,要么会让你创造属于自己的路,即便你不知道你在创造新的路。如果你的理由是属于你自己的,你的路,即使是奇怪而坎坷的路,也将会是完全属于你自己的。而你能控制你所做之事带来的奖励,让你的内心世界更加充实。


抓紧身边的好人

下面这话可能听起来像美国小姐选手的发言,我所经历的最令我满足的事,真的是跟人之间的互动。在墨西哥跟乡村银行的女性接触,跟FINCA微型金融组织共事,跟当地最早,也是唯一接受过中等教育的肯尼亚乡村的年轻女性见面,跟解放儿童组织在发展中国家建造可持续的校舍,在卢旺达跟自然保护主义者追踪猩猩,这虽然是老生常谈,但这是真实,帮助他人最终会给你带来更多。跳出你自己的事,偶尔关心一下他人的生活,这会提醒你,你不是宇宙的中心。不管我们慷慨与否,我们都能改变他人的生活,就算是在工作中,也有小小的善举,剧组成员、导演、演员们对我的关爱,带来最持久的影响。

当然,在我的世界里,最首要的,是我跟家人和朋友之间的爱。我希望你们的朋友都能不离不弃,就像我在哈佛的朋友们,毕业后一直来往。我在学校的朋友们至今仍非常亲密,我们彼此关爱,熬过伤痛,我们在彼此的婚礼上跳舞,我们在葬礼上彼此扶持。我们抱着宝宝轻摇,我们一起参与项目,帮助朋友找到工作,还在朋友辞掉烂工作时开派对庆祝。而如今我们的孩子在创造第二代的友谊,看着他们一起蹒跚走路的,是我们这些疲惫而凌乱的上班族家长。抓紧你身边的好人,别让他们跑掉,这所学校能给你们的最大财富,就是一群将来会成为你一辈子的家人,也是良师益友的同学。

我记得总是对剑桥的春天很不爽,骗我们回忆起阳光晒满院子,人们扔着飞盘欢声笑语的场景,之前可是八个月黑暗而阴冷的图书馆苦读啊。感觉像是学校竟能操纵好天气,使之成为我们留在心中的最后回忆,让我们总想回来看看。我知道我们学校的魔力远远不止天气控制,它改变了我想问的问题,引用我最爱的思想家亚伯拉罕•约书亚•赫施尔的名言:生存或毁灭并不是问题,至关重要的问题是,该怎样生存,该怎样毁灭。谢谢你们,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大家将来如何创造美好事物了。

(听译:谷大白话,小标题均为编者所加)





http://yuwen.5luntan.com

Admin

avatar
司徒

完美得令人嫉妒——哈佛才女娜塔莉·波特曼

  大概所有为读者介绍娜塔莉·波特曼的作者,都会有那么几分不情愿:她不是历史上的奇迹人物,也不是童话中的公主,她是一个活生生摆在我们眼前,少年得志、跨入名校哈佛、把表演当副业却能摘得奥斯卡影后的天才美女。
  她完美得令人嫉妒。
  波特曼的两部代表作《这个杀手不太冷》和《黑天鹅》似乎可以作为她本人的写照:一个有着精明头脑的天才,一个孤傲执着的艺坛精英。

  童星

  她10岁那年就红了

  娜塔莉·波特曼是童星当中少有的不因出名而堕落,也不因过早涉足影坛便放弃学业的好孩子。
  出生在耶路撒冷的波特曼,身上有着独特的孤傲气质。3岁随父母移居纽约后,这份气质却从未淡去,这也使她在10岁那年在纽约被星探相中,并被推荐给《这个杀手不太冷》的导演吕克·贝松。
  吕克·贝松曾因波特曼年龄太小,考虑放弃她。但波特曼得知此事后,回到贝松面前再一次为他表演,这次吕克·贝松当场就把剧本交给了她。
  在电影史上的所有童星中,波特曼是最独特的一个。她不像秀兰·邓波儿那般以欢乐歌舞取悦观众,也不像《哈利·波特》中的赫敏扮演者艾玛·沃特森以一头金发赢得粉丝,她的早熟、镇静甚至是冷酷征服了很多观众。多年后,波特曼回忆童年时说:“我一直都想快点长大,希望我的言行举止都能像大人一样。”

  冷静

  父母支持她上名校

  在影片引起轰动后,波特曼果断拒绝了好莱坞,她的父母也支持她的决定。从4岁到13岁,波特曼一直学习舞蹈、表演舞蹈,她的妈妈甚至在她小小年纪时就聘请了专业经纪人。但在波特曼一夜成名后,她的父母却没有去帮女儿签各种合约,而是把她保护起来。比起涉足影坛,他们更支持女儿向着心中的名牌大学目标而努力。
  波特曼说,因为她是独生女,因此与父母的关系格外亲近。从儿时起,她便努力让父母满意,涉足影坛后也不会去接拍那些让父母感到不舒服的影片。她那当医生的爸爸给了她过人的学习能力,当艺术家的妈妈则赋予了她敏锐的艺术直觉。更重要的是,她的父母从未被女儿的少年得志冲昏头脑,他们给女儿最珍贵的礼物,不是天分,而是明确的人生目标,不断追求更高人生境界的决心和魄力。

  孤傲

  不愿意被影迷打扰

  波特曼18岁的时候,《名利场》杂志发表评论说,她完全有希望成为总统,因为她不仅颇具表演天分,而且门门功课都是A。不久后,波特曼便同时接到了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最终选择到哈佛攻读心理学。
  “我并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波特曼说。因此,她一直不承认在哈佛读书,尽量回避影迷,“我知道这对影迷来说有些不礼貌,但我不希望被打扰。”波特曼只喜欢和同学打成一片,她努力成为精英,也尤为喜爱精英人物。她曾不无自豪地说:“我的同学当中,有人曾和大提琴家同台演出,有人曾出过诗集,还有些人是奥运会选手。”
  对波特曼来说,只有和精英在一起,她才能找到自我价值:“当人们把你称为美女,你在他们心中就只剩下了外貌,你的人格魅力和智力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到哈佛大学学习对我来说格外重要,因为只有和这些异常优异的同学在一起,我才能看到真正的自己。”
  或许有人会觉得波特曼有些傲慢,没错,这个哈佛毕业生竟然说,电影只是自己的副业,甚至认为电影会妨碍她进行心理学方面的研究。“做个聪明的女人,而不是愚蠢的电影明星。”这是波特曼对自己的要求。
  与好莱坞的风气相比,波特曼有些太过特立独行了。一个著名的例子便是她曾推掉电影《洛丽塔》和《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邀约,而去出演舞台剧《安妮·弗兰克的日记》。她把整整一年的时间献给了这部舞台剧。在她每场演出结束后,她都需要用一小时来向观众谢幕。
  耍大牌是明星的通病,但波特曼的“大牌”作风并不令人讨厌,因为她是货真价实的大牌。

  隐忍

  演配角一样拿大奖

  或许是太过特立独行,波特曼在成年后出演的20多部影片中,大都担任配角。她隐藏在大牌导演和演员的光环下,比如在迈克尔·曼的《盗火线》中出演艾尔·帕西诺的继女;在《火星人攻击地球》中出演杰克·尼科尔森的女儿。大量的配角使她一度陷入了“片红人不红”的境地。不过,她的配角表演却在专业领域大受好评。在朱莉娅·罗伯茨与裘德·洛等主演的电影《偷心》中,波特曼扮演了一名疯狂的脱衣舞女。影片中,她虽是大腕们的陪衬,但却获得了第77届奥斯卡奖最佳女配角提名,并为她赢得第62届金球奖最佳女配角奖。
  当然,这并不是说波特曼就不擅长当主角。看看她出演女王的《星球大战前传》和剃光头出镜的《V字仇杀队》,你就会知道,当镜头聚焦在波特曼的面孔上时,她会绽放出一种怎样夺目的光芒。
  回首波特曼的从艺之路,可以发现她不善于经营自己。本届奥斯卡主持人安妮·海瑟薇与波特曼同龄,虽未捧走小金人,知名度却已远高于波特曼。波特曼显然是那种希望以才华惊人,并靠艰苦磨练打拼出一方天地的女演员。

  共鸣

  让波特曼摘得奥斯卡影后桂冠的《黑天鹅》并不是部讨巧的电影。影片的故事是芭蕾舞演员尼娜从配角晋升为主角,却因为过度焦虑不断自残,并为演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波特曼的表演好似一夜之间回到了十几年前,尼娜身上带着和“杀手”中小女孩同样的冰冷与柔弱、偏执与狂热。波特曼在演技上的“回归”基于她与角色间的惊人共鸣。她说:“虽然我不像尼娜那样为了舞蹈而节食和自虐,但我很理解她,她仿佛就是我的写照。小时候我也拼命地取悦家长和艺术指导,这令我很是痛苦。但在某一天,我突然就放下了这一切,我变得只在乎自己在创作中快乐与否。”

  高调

  愿把爱人公之于众

  波特曼在影片中舞蹈表演的成功要归功于本杰明·米莱皮耶——影片的编舞指导,现任纽约芭蕾舞团的领舞,也是波特曼的未婚夫。
  波特曼在出演该片时,和本杰明·米莱皮耶坠入爱河,并很快怀孕。波特曼的择偶眼光又一次令她与好莱坞的风气相去甚远:日进斗金的大牌演员、导演、制片人似乎都不对她的胃口,她更青睐纯粹的艺术家。
  波特曼不喜欢那些关心自己体重和外貌的男人,“我更喜欢有着男子汉气质、有充分自信、不断追求自己人生目标的男人。”波特曼对恋爱怀孕的喜讯并没有低调处理,她及时让经纪人把这个消息公之于众。波特曼这样解释她此次的高调:“我并不喜欢和陌生人分享我的私生活,但这次怀孕真是令我太开心了。”
  她这次前所未有的开朗,不禁令人想起《黑天鹅》片尾时,尼娜那忘情恣意的舞蹈。

http://yuwen.5luntan.com

Admin

avatar
司徒

【片段】
  不得不承认,段位高的文艺女青年做什么事儿都是有范儿的,总会让人感觉到有文化和没文化,有情怀和没情怀之间有云泥之分。记得2010年上映的电影《社交网络》中有这样一段台词:哈佛出了19个诺贝尔奖得主,15个普利策奖得主,2个未来的奥运选手,还有一个电影明星。虽然电影里没有明确点名,但很多观众都会心地想到说的就是娜塔莉·波特曼。

  波特曼曾经非常痛苦地希望自己在哈佛的生活不被媒体骚扰,并且坚持用一个公众不熟悉的名字登记。波特曼精通五国语言,父母都是身家清白清高的知识分子(父亲是生育与生殖内分泌科大夫,母亲是艺术家),她选修的也是高难度的心理学,是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正牌师姐。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波特曼魅力的筹码,放在手掌中间,随意拨弄拨弄,就能引起公众屏住呼吸的惊叹——在某种程度上,身份和格调远比赤裸裸的财富和性感更让人敬畏。而且这些筹码具有难以想象的魔力,仿佛被上帝亲吻过一样,哪怕波特曼做出与名门淑女不符的言行,也一定会被解读为是另一种意义的格调。

  波特曼为全球的文艺女青年树立了一个难以企及的标准,就是如何真正地跟着自己的心走,不为世俗所束缚,游走在各种矛盾之间。她赚片酬赚得心安理得,哪怕在电影里剃光头发,也可以轻易拒绝像《洛丽塔》这样明摆着可以名声大噪的作品,甘愿用一年的时间在舞台上演《安妮日记》;她拒绝跟看上去像种马的好莱坞男星发生任何让公众误会的绯闻,却在拍摄《黑天鹅》的剧组,像冲动的修女一样很快地与指导老师本杰明陷入热恋,然后怀孕订婚。

http://yuwen.5luntan.com

Admin

avatar
司徒

【像娜塔莉波特曼一样生活】

近日,奥斯卡影后、哈佛校友娜塔莉波特曼受邀在2015哈佛毕业典礼发表演讲。娜塔莉以“Make Your Inexperience An Asset”为主题,阐述了自己的人生态度,她讲到自己大学时黑暗时期,拍摄电影时遇到的挫折和挑战,鼓励毕业生把缺乏经验当做财富,找到自己人生的理由,开创美好的未来。真的女神,美貌智慧并存!哈佛大学有一个始于1968年的活动Class Day,每年邀请一位杰出校友给当年的毕业生做演讲,只有最优秀的校友才会被邀请。今年,他们请的是女演员娜塔莉•波特曼。

任何人翻开娜塔莉?波特曼的人生履历,都会倒吸一口冷气。对她的电影经历,很多人都耳熟能详。她在11岁开始演电影,凭借《那个杀手不太冷》一举成名。而在那之后,少年老成的她已经能够摆脱好莱坞的商业势力,谨慎地挑选电影剧本,只接自己觉得有价值的电影。

可是,这位拥有完美颜值和演技的女神,还是一个有顶级常青藤大学学位的学霸。在演讲中她透露,中学的时候自己就以爱学习著称,周围的同学对她演过电影这件事根本不当回事,她之所以在学校出名,是因为“总是背着一个比自己身体还大的书包”。

中学毕业时,她被同学们评为最有可能参加Jeopardy(一个电视智力竞赛节目)的人,言下之意就是“最呆的书呆子”。18岁那年,她因为《星球大战》获得金球奖提名之后,以全A的成绩接到了哈佛大学心理学系的录取通知书。

关于娜塔莉?波特曼的智商,很多美国媒体都有过报道。2011年,29岁的她因为《黑天鹅》而成为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当时《纽约时报》提到了她在中学时入围英特尔科学奖并最终进入半决赛的往事。

英特尔科学奖是全美公认要求最高、最精英的高中科学竞赛,很多参加者长大后都成为了著名的科学家。《纽约时报》的那篇报道以一种看似平淡实则暗藏机锋的语气这样说:“在这项赛事69年的历史中,历届获胜者和走到最后的那批选手后来一共获得了7项诺贝尔物理奖和化学奖,两项菲尔兹数学奖,六枚美国国家科学奖章,以及一长串的麦克阿瑟基金会天才奖——而现在,又多了一项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她说:“我完全应付不过来,我觉得一周要读完1000页的书完全是不可能的,而要写出50页的文章是我永远也不可能做到的。” 而她周围的同学都来自名校,他们觉得和高中相比,哈佛的作业实在太简单了,“看到他们淡定的眼神,我简直要吓坏了。”

可是你能想象吗,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在进入哈佛之后,仍然因为不够自信而经历了一段黑暗的日子。在这次哈佛的演讲里,娜塔莉?波特曼就提到了这段往事。她说,“进入哈佛以后,我害怕别人会以为我是因为名气才来到这里,害怕别人会觉得我配不上哈佛的智力标准。”

她的不自信,缘于对演员这个职业的不自信,她说自己来自一个学术家庭,虽然从小就开始演戏,可是觉得演戏是一件轻浮的事,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完全不能和学术相提并论。她说:“别人觉得我来到这里只是因为我的名气,我也是这么看我自己的。我觉得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觉得自己没有聪明到能够配得上这里。每次我开口说话的时候,我都觉得必须要证明自己不只是一个白痴女演员。”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她在哈佛遇到的人,全是对自己自信满满的顶级精英。她说在入学的第一天,就有五个同学在对她介绍自己时说,“我以后会成为美国的总统,记住我和你说过这句话。”这五个人分别是伯纳德?桑德斯 (Bernie Sanders), 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 泰德?克鲁兹(Ted Cruz),奥巴马和希拉里。除了现任总统奥巴马,其他四人都已宣布参加2016年的总统选举。

最终,娜塔莉?波特曼克服了这样的不自信,坦然接受了自己,她说,“我成为一个演员是有原因的,我爱我的职业,而这不仅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原因,也是最好的原因。”

她在演讲中提到,“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变得更加现实,这包括对我们自己能力和缺陷的认识。”她鼓励现场的学弟学妹们,“投入到自己的无知中去,你的无经验是种财富,能让你有原创和跳出常规的点子。接受你经验上的缺乏,把它当做财富来用。正是因为你的头脑中没有塞满各种固有的曲目,所以你可以自由的创作。”

或者,人生最大的成功,不是我们拿到了奥斯卡小金人,而是,我们淡看自己所取得的成就,葆有一颗可以随时再出发的心。

“每次你做一件新的事情时,你的无经验要么会引领你走上一条遵循他人价值的路,要么会让你创造属于自己的路,即便你不知道你在创造新的路。”娜塔莉?波特曼在最后提及。

除了专注于自己的学术外,波特曼也没有放松自己的电影事业,从11岁起从事影视以来,波特曼的产出里不乏佳片,但她没有让自己局限在演员的身份,去年她开始拍摄自己的导演处女作长片《爱与黑暗的故事》(A Tale of Love and Darkness)。故事根据以色列著名作家阿摩司·奥兹(Amos Oz)的同名自传体小说改编。波特曼本人也参与了编剧,并同时扮演 Oz 的母亲一角。

2004年,波特曼回到希伯来大学读了半年的中东文化与历史。在一首名为《以色列是》的诗里,她深情地写道:那是“我出生的地方,是我第一次吃棒冰,第一次如厕的地方,是我的一些18岁朋友戴着头盔睡在煤仓的地方,警卫是那里唯一供大于求的职业……”、“那是终有一天会和平,但不会宁静的地方。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我内心不愿放弃的地方。”《爱与黑暗的故事》,从某种程度上也可看作是娜塔莉·波特曼对以色列文化的一次偿还和回报。

波特曼1981年出生于耶路撒冷,原名娜塔莉·赫许勒(Natalie Herslag)。尽管她3岁时就搬到了纽约,但以色列这个国度在她心目中一直占据着特殊的地位。在所有好莱坞一线明星中,娜塔莉·波特曼也是唯一一个为以色列文学、以色列小额信贷发话的人。

在刚刚过去的戛纳电影节上,34岁的娜塔莉-波特曼带着她的处女作《爱与黑暗的故事》参加了戛纳电影节的展映,几年前,她曾做过戛纳电影节的评委,这一次她为戛纳带来了自己的礼物和心意。

她为了躲避追星族,还将自己的名字换成祖母的姓氏。《黑天鹅》的导演说,“她因为从小生活在闪光灯下,所以很注重隐私。通常,一些明星说他们讨厌狗仔,但其实心底是渴望被关注的,但娜塔莉对那些完全没兴趣,她不玩这一套。”

在生活中,波特曼很低调、简单、严肃,她曾经说过“不是万不得已不会接受采访”,采访她是全世界的媒体都头疼的事。

拍完《黑天鹅》的第二年,也就是波特曼拿小金人的那年,编舞本杰明·米派德把她娶回了家。之后结婚、生子,她完成了人生中大部分的事。

本杰明是法国人,波特曼也自然离开好莱坞,去了法国。“我很开心,每个女人都梦想在巴黎生活。”波特曼说。

她的法国媳妇似乎当得特别顺利,波特曼偏欧式的气质和内涵以及低调的作风,都很合法国人的口味。她从容地用法语交流,又会认真地说:“我的法语日常谈话还行,但要谈论哲学的话还不行。”

她是素食主义者,8岁就开始吃素。她说:“我从不抽烟、喝酒,更不会碰毒品,因为美人鱼和天使不会这样。”言语间还是透露出一点少女心。

即使工作再忙,她一周也要慢跑三四天。她还是环保主义者,自己设计人造皮革鞋子,生活简单。她曾被美国《人物》杂志评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50人”,“第二个奥黛丽·赫本”。有媒体说,上帝不忍心让赫本就这样离开人世,所以娜塔莉·波特曼向我们姗姗走来。

但她有的,绝不仅仅是美貌。《偷心》的导演迈克·尼古尔斯说:“波特曼的头脑远远超越了她的美貌。”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美好女子,又有什么理由不惹人喜爱?




http://yuwen.5lunta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