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大视野

以文解文,文人互观。

请各位同学申请账号时按照要求注明班级座号,非标准格式的用户名将被封号。
请各位同学在原帖回复,不要另起炉灶,以便统计。如果已经另起炉灶的同学,请尽快搬回原楼。近日内会进行“大扫除”。
由于论坛默认字号较小,为了方便各位同学阅读,在编辑帖子时可以先选定要改动字号的内容(即刷黑),然后点击编辑按钮中倒数第四个“双A(字号)”按钮,选择你需要的字号。
系统已更改,若同学们的头像不显示了,请重新设置。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推荐阅读】网络用语和标准汉语之争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推荐阅读】网络用语和标准汉语之争 于 周四 五月 14, 2015 7:42 pm

Admin

avatar
司徒

白话文运动100年

<<新周刊>>第442期



我们越来越不会说汉语。

只会用键盘和手机产生文字,用emoji(颜文字)和表情贴纸表达情绪。聚会时各自抱定手机,会议室功能正在向微信群转移。家人和朋友去朋友圈了解你,你的开会焦虑症和发言恐惧症逐渐治愈,却开始渐渐失语。

100年前,一群人发动了一场文字革命,试图解放汉语,抛弃文言的一切束缚和格律、韵律的一切约束。

100年后,我们仍需要被解放,束缚我们的,除了官话、套话,还有一浪浪死在沙滩上的网络流行语。我们有着同一个频率,发出同一种声音——今天还是“挖掘机技术哪家强”,明天已“duang”遍互联网。

我们生在一个资讯海量而来的时代,像“古代被累死的皇上,每天阅批来自四面八方的奏折”。网络语言速战、速决、速朽,但那些一个人也能创造出弹幕和画外音效果的文字,也带来了亲切感和交流乐趣。

我们仍需要文字之美。作家止庵认为先秦、魏晋、晚明、民国是汉语最美的时期。李娟在阿城的文字里感受到“在最微小的细处做最盛大的演出”。骆以军在董启章、金宇澄的作品里读出“淹然百媚、感官簇放”。蒋方舟则认为汉语之美有隐形的技术指标,并非见仁见智。

100年后的今天,我们要向那些百年来以各种方式丰富着汉语外延的人们致敬。是他们,让汉语有了一种腔调,成为一种艺术,带着乐趣、美感和灵魂。

从回味一段汉语历史开始,让我们重新学学汉语怎么说。


中国人为什么越来越不会说汉语?
文/胡赳赳
中国人的汉语水平受限于三个条件:一是历史原因的割裂;二是中文系或汉语写作的摊薄,能码字的多了,会写作的少了;三是缺少对汉语起码的尊重,敬惜字纸曾经是传统,而今是传说。

汉字五千年,白话文百年,网络流行语十五年,中国的语言还未走出去,中国人还没学会说汉语。
网上热议一封大唐休书,据说原为1900年莫高窟出土:“盖说夫妻之缘,伉俪情深,恩深义重。论谈共被之因,幽怀合卺之欢。凡为夫妻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夫妇。夫妻相对,恰似鸳鸯,双飞并膝,花颜共坐;两德之美,恩爱极重,二体一心。三载结缘,则夫妇相和;三年有怨,则来仇隙。若结缘不合,想是前世怨家。反目生怨,故来相对。妻则一言数口,夫则反目生嫌。似猫鼠相憎,如狼羊一处。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以求一别,物色书之,各还本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鬂,美扫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弄影庭前,美效琴瑟合韵之态。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菩。三年衣粮,便献柔仪。伏愿娘子千秋万岁。”
休书写得极委婉、透彻,充满人惰味,富有哲理感。放在而今,今天的一句“约吗”速战、速决、速朽。
中国人语言的问题,本质是思维的问题、情感的问题、教养的问题。我们的思维单一、情感粗鄙、教养阙如一一以前老一辈说一句“没教养”,是很重的话,现如今它根本不是个衡量标准,够不够“壕”才是关键。
百年前的白话文运动,功过需要两论:其功自不待言,使得语言通俗化,民智开启,接引科学,也造就一大批语言文体大师,故有论曰“白话文一起步就是高峰”;但其弊端亦很大,与传统文化隔裂,旧学日后成为“破四旧”,中国的传统文化成为故纸堆,华学或曰国学,自此难以成为日常风景、礼乐精神,中国人的现代化以西方为标准进行嫁接,先生之风,山穷水尽。
不会说汉语的中国人,活得很苟且、很麻木、很糟心。

……


网络语言和标准汉语之争
人艰不拆,各说各话
文/于青

标准汉语就像世家子弟,讲究沿袭、正统和精致,网络语言则如同朋克,毫无束缚、无畏粗俗,并保持独立进化。但它们之间其实不需要战争。

在网络语言不断“推陈出新”,并被越来越多地使用于非线上语言环境后,2014年11月27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通知:“各类广播电视节目和广告应严格按照规范写法和标准含义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字、词、短语、成语等,不得随意更换文字、变动结构或曲解内涵,不得在成语中随意插入网络语言或外国语言文字,不得使用或介绍根据网络语言、仿照成语形式生造的词语,如‘十动然拒’‘人艰不拆’,等等。”
对此通知,各界都有话想说。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任遂虎公开表示:“把一句话压成四个字的‘成语’形式,本身构词不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显得牵强、生硬、别扭。而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本来在网络论坛、聊天当中流行的词语,已经进入到现实生活,荧屏上错别字满天飞,学生在作文当中频繁使用网络语言,让家长和老师看不懂。”
北京邮电大学网络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王文宏持相同意见:“很多网络流行语,将集中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成语随意改变,只重音意而不重词义,存在着将汉语简单化、碎片化、随性化的倾向。”反方观点听起来更像中立方,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前院长王晓玉认为:虽然维护语言纯洁性的确有必要,但不能用僵硬保守的态度去否定语言的流变。“语言是在不断流变的,在这个过程中会一直不断有新的东西补充进来,它一直在新陈代谢,没有生命力的就会被淘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语言的流变中同样适用。”
“实际上,不少网络词语丰富了语言生活,确实有创新和新的运用,同时又符合语言特点,可以看到,许多网络词语开始慢慢被收录进汉语词典,这些词语是有积极意义的。比如失联、断舍离、高大上等,它们既流行又通俗易懂,这是网民原创的表现,也是汉语通俗流变的体现。”《咬文嚼字》执行主编黄安靖表示。
双方专家各有道理,标准汉语与网络语言的使用者也依然各行其是。标准汉语就像世家子弟,讲究沿袭、正统和精致。网络语言则如同朋克,毫无束缚、无畏粗俗,并保持独立进化。
使用标准汉语的群体会不自觉注意规范成语用法、词语组合、标点符号正确使用、整句之间意义连贯、段落之间逻辑顺畅。使用网络语言的群体则不断使用缩句词大肆制造新成语,不论英语、日语、韩语、火星语,拿来即用,为渲染情绪,毫无规则使用感叹号与省略号,忽视逻辑、上下歪楼并大规模无意义站队。
毫无疑问,标准汉语的使命是为了沟通、表达、欣赏与传承。网络语言当然也有部分以上使命,只不过它颠覆了所谓“正常”和“应有”的存在方式一一更多时候,网络语言争先恐后地解构和破坏自己,不停创造新式表达方式的同时,砌筑一座与现实通用语完全不同的“巴别塔”。
与现实世界的区分感一直是网民普遍的正当需要。最早在虚拟网络中,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想象构筑理想世界。一张网帖就像一个客厅,最先留言者就像第一个坐上沙发的客人。而陆续进门的可以是正儿八经的朋友、古灵精怪的段子手,可以是长着萌萌毛爪的阿猫阿狗。这个渐渐形成的团体需要创造自己的暗语,一方面用于表达联结之情,另一方面拒绝非我族类进入。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火星文、同首谐音词、萌化词与数字谐音都拥有同种职能:软化交流场景,让彼此变得更亲切,同时拒绝外来人口进入。网络语言的产生并不是为了更大规模的交流与传播,而是正好相反:为了更快吸引同类、更好联结小团体感情,并在内部更快进化淘汰那些后来的外来者,从而维护属于自己的网络社区,使其在一定程度上保持纯净。
所以,也许你根本用不着想破脑袋去琢磨累觉不爱、人艰不拆、不明觉厉、喜大普奔、男默女泪、社病我药、啊痛悟蜡、火钳刘明、细思恐极、请允悲、请允兵、233究竟都是什么意思。你大可把它们当成一门毫无逻辑的外语。如果你对它所代表的文化感兴趣,那么就去它们所存在的国度里学习。而如果你不感兴趣,那么就去使用在网络上一样通行的标准汉语。
让朋克继续朋克,让世家子弟继续世家子弟一一两者也可以相互拜访、和平共处,唯一不需要的是战争。


http://yuwen.5lunta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